大布黄千Ⅱ

1900年8月,一支驼队在前往包头城的路上,驼铃作响间,掌柜的在招呼驼队的伙计抓紧赶路。

“兄弟们,抓紧时间,等到了包头城咱的货出手了好好喝一场。”

“好叻,梁掌柜,这包头城的酒可是烈呀!哈哈哈。”伙计们说笑着,催促着驼队加快脚步。八月的天还是很热,驼队从朔方道出发都半个月了,大家也累了,听梁掌柜的这一说,大家都来了精神。

“嘎蛋,给大伙唱一段吧。”梁掌柜对伙计嘎蛋说,“唱那段你最拿手的“峁梁梁”,哈哈,唱完这个咱就停下吃饭。”哈哈,哈哈。众伙计也跟着大笑。

“前山的骡子吆,后山的羊,尕妹妹你何时走进哥的房。。。。。。”伙计嘎蛋扯破了嗓子就唱了起来。其他伙计就在边上起哄,好!好!尕妹妹,哈哈!

“前面来的驼队可是朔方道来的梁掌柜?前面来的驼队可是朔方道的梁掌柜?”一人骑着快马冲驼队呼喊着奔来。

梁掌柜和众伙计一惊,即刻让驼队停了下来,他走到驼队前面迎了来上上去,道“这位小哥,你怎么知道我是梁掌柜?”

来人下了马,抱拳回话:“果然是梁掌柜呀,我家掌柜算着您今天该到了,让小的提前来告诉梁掌柜,眼下这洋毛子已经打下了天津卫,正在攻打京城,这包头城的商贾都停止收货关门了。梁掌柜,我家掌柜的对不住您了,您还是改道去山西卖货吧。”

嗡,梁掌柜的傻了,一个踉跄,嘎蛋急忙扶住了他。

“这位小哥,这如此说来你家大掌柜的已经关了铺子?”

“关了,关了,整个包头城都在关铺子,梁掌柜,我家掌柜的建议您能改道去山西,大同、太原都行。”来人边说着话边喘着气。

众伙计也愣住了。

“梁掌柜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“这位小哥,请回话给你家大掌柜,梁某人多谢了!感谢他几年来的信任。今既然大掌柜有难处,梁某人就不给他添麻烦了,我这就改道,兄弟们,改道去大同府。”梁掌柜说着,就让伙计牵了骆驼改道。

“代我家大掌柜谢梁掌柜体谅,等着洋毛子的祸害过去了,我们的买卖还可以做。”来人拱手施礼,告别梁掌柜。

“小哥,代我感谢你家大掌柜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梁掌柜的在自己说话的余音中带着驼队向大同方向走去。

。。。。。。

“兄弟们前面就是朔州了,过了朔州,离大同就不远了。”梁掌柜在驼队前面对大家大声喊着,“兄弟们辛苦了,改道大同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咱这货总是要出手的,就多辛苦大家了。”

“梁掌柜,你信不过伙计们吗?大伙也不是第一次随您跑驼帮了,这洋毛子闹灾,也是大家不想看到的。”嘎蛋说话宽慰梁掌柜,“掌柜的您就心放宽,有您在大伙就不会散。”

“我谢谢兄弟们了,我这塞外货栈多蒙各位兄弟的抬爱了,谢谢大家呀。”梁掌柜说话间转过身对着大家抱拳施礼。

“掌柜的,今晚咱们就不要进朔州城了,咱们绕过朔州城连夜赶路,这样保险,兄弟们大家说是不是?”嘎蛋大声对这大家喊话。

“对,嘎蛋兄弟说的对,我们连夜绕过朔州城。”有伙计大喊着赞成嘎蛋的话。

“好,各位兄弟们辛苦了,咱们就绕过朔州城连夜赶路,现在大家先停下来生火做饭,在天黑之前吃完饭咱们再赶路。”

“ 好,听掌柜的的话,大家停下做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