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娘子,我们洞房吧

“娘子,我们洞房吧。”

眼前的男人,一身红色喜袍,身形修长,宽肩窄腰,皮肤白皙,脸上每一个五官,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,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。

面对如此俊美的人,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。

这是哪?

为什么好像是古代结婚的喜堂?

洞房?

什么洞房?

我根本不认识你啊!

我害怕得想要后退,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一般,竟然动弹不得。

这时,那穿着喜袍的美男嘴角一弯。

“好了,春宵一刻值千金,娘子,我们可别浪费了。”

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起来。

整个人,坠入一片黑暗之中……

冷。

好冷。

全身冷得仿佛处于冰窖之中。

迷迷糊糊之间,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。

“容家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?竟找了这么个黄毛丫头?”

那声音低沉悦耳,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。

谁?

是谁在我耳边说话?

我挣扎地想要睁眼,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,动弹不得。

“模样虽说不上好看,但还勉强吃得下口,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。”

那声音再次响起,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,我来不及细细思索这话里的意思,唇上突然一冷。

那感觉,好像凉凉的果冻。

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,想尝尝这果冻的滋味。

不想随着我张嘴,一个丝丝凉凉的东西,突然侵入我的唇齿之间。

那个冰凉的东西很灵活,轻轻划过我的舌尖,我虽在睡梦之中,却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,整个人微微战栗起来。

仿佛是我的反应逗乐了对方,耳边传来一阵轻笑。

“真是敏感。”

蓦地,我感到自己的腰间也一冷。

那感觉,好像是一只手。

这下子,虽在睡梦之中,我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。

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,不想腰间的那只手霸道异常,感到我的挣扎之后,更有力地禁锢住我。

我一下子动弹不得。

紧接着,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。

与此同时,我唇齿间的触感也没有消失,而是更深入地掠夺我口腔里的每一寸。

说来也奇怪,明明无论是唇上的那个吻还是我腰间的手,都是冰冷的,可我却感觉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……

“唔……”

我经受不住,微微呻银了一声。

我感到我身上的冰手微微一滞。

下一秒,霸道的掠夺铺天盖地而来,仿佛冰冷的火焰将我灼烧。

夜,无比漫长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那掠夺才终于结束。

我气喘吁吁之际,感觉到那股冰冷轻啄在我唇上,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等处理完容家的事,再好好收拾你。”

话落,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离。

“啊!”

我尖叫一声,从床上跃起。

白灯亮得晃眼,眼前是熟悉的宿舍。

“浅浅,你怎么了?”

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,我转过头,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。

我愣了好几秒种,才反应过来。

原来是做梦……

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,还梦见那种少儿不宜的东西?

舒浅啊舒浅,你是不是会想男人想疯了!

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,抬头对罗晗笑道:“没事,就是做了个噩梦,吓到你了?”

罗晗点点头,不疑有它。

我下床准备洗漱,可人刚站起来,差点一个不稳,直接摔到地上。

双腿之间,一阵剧痛传来,疼得我跌坐回床上。

我失神。

我这是怎么了?

不就是一个梦吗?难道梦里发生那种事情,现实里也会疼?

怎么可能?

我咬着牙起来叠棉被,可棉被刚掀开,我就呆住了。

只见我天蓝色的床单上,竟有一块红色的血迹。

“来大姨妈了?”罗晗也看见了血迹,随口道。

我怔在原地,没有答话。

我例假明明前几天才结束,怎么会突然又来?

还有双腿间的疼痛……

我根本来不及收拾脑海里的震惊,罗晗的声音又响起:“浅浅,你动作快点,过会儿是蒋女魔头的课,迟到可是要扣分的。”

我一下子被拉回神。

“什么?这都几点了?”

“都八点半了。”

“Shit!”

我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,火速地冲进厕所,梳洗完毕,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。

刚来到教学楼底下,我和罗晗就看见前面人山人海。

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,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“怎么回事?都不上课了啊?”我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群,不由抱怨。

“浅浅!罗总!”

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,我抬头,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,周晓敏,正努力穿过人群,朝我们跑来。

晓敏好不容易挤到我们面前,我就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。

“晓敏,前面发生了什么?”

晓敏呜哇一声哭了。

“邹行……邹行跳楼自杀了!”

我脑海里轰的一声,一片空白。

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。

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,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。

白色连衣裙,还有勉强能辨认出的清秀面容。

我脸色一白。

真的是邹行,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。

四周的学生,看见邹行的尸体,都惊叫连连,胆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来。

不得不说,邹行死的很惨。

骨头全部都断开,软塌塌地趴在地上,十分扭曲,眼珠子都掉了一颗。

警察很快来了,围观的人群被遣散,课也取消了,我、晓敏和罗晗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。

平日里温馨的寝室,今天少了个人,总觉得阴森森的。

罗晗和晓敏太害怕,明天上午又没课,她们便准备回家。

“浅浅,你不回去吗?”看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,晓敏忍不住问。

我摇摇头。

“你胆子真大。”她感慨。

我苦笑。

我哪里是胆子大,只不过是不想回家罢了。

罗晗和我关系更亲近,知道我的难处,道:“浅浅你别担心,我俩就回去一晚,明天就回来了。”

我点点头。

……

夜晚,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辗转难眠。

过了好久,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,可迷迷糊糊之中,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——

咚咚咚。

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。

我迅速地拿起手机,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。

我心里发毛。

半夜三更,谁会来敲我的门?

难道是我幻听了?

咚咚咚。

这时,门外又响起规律的敲门声。

这次我确定了,不是我的错觉。

“谁在外面?”我大着胆子开口,声音直打颤。